熱門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24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錢散人聚(+15/19更)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申城最近的天气不是太友好。
打方年回申城以后,便一直是阴晴不定,时而有雨。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而且经常性是忽然下雨。
周日,各个汽车销售店把新购买的慕尚、幻影、62S这三台车送到君庭,才刚卸到院子里,忽然就下了雨。
好家伙,这三台全部费用超过3200万的车还没开,先淋了场雨。
站在窗前看着雨幕中的三台车,方年笑着道:“这么看起来宾利确实显得更年轻。”
“嗯,不像幻影,老气沉沉的暮黑色。”旁边陆薇语深以为然。
稍远一点的关秋荷瞥了眼夫唱妇随的一家子,哔哔道:“哎呀,你们咋说咋是呗。”
闻言,方年故意岔开话题:“中午吃什么?”
“……”
青花妆
把关秋荷气得跺脚,这架还没吵,就结束了。
一点都没发挥好!
说起来过去的这一周里,关秋荷是一点没闲着。
单独成立了收购部门,并挂在了前沿科学旗下,组建了行政队伍。
推动各个实验室的专家团队给出专业意见,计划把20亿收购资金花出去。
事实上,整个前沿办公室的人都没闲着。
刘惜负责总领财务运营管理,一样样列出预算、决算计划等,从源头上确保了涉及近五十亿的资金妥善被安排下去。
吴伏城和白粥搭档,深入梳理前沿社团项目,包括学院服务这个部门的框架。
温叶、谷雨负责督促前沿学术依托于内外合一的专家评审团,加速学术型研究项目挖掘。
同时温叶跟谷雨特别去了趟京城,跟龙芯谈成了初步合作备忘。
低调成立了女娲-龙芯泛技术联盟。
计划在内部率先筹建针对wintel联盟的DeskSon联盟。
龙芯方面没有前沿这么财大气粗,初步只能拿出200万意思意思。
好在前沿这笔1.58亿的资金虽然是以投资的形式,但并不要求股份回报,只要求专款专用,且内部进行技术共享。
这也是几天时间就谈妥了一切的原因。
也是龙芯方面表示积极推动泛技术联盟与DeskSon联盟的原因。
其实说白了,方年并不是很看得上现在的龙芯。
一方面是龙芯花了十年时间,才从科研走到产业化——龙芯中科是直到去年四月份在中科院和京城地方的支持下才成立的。
另一方面,在中科院的这十年时间,龙芯项目始终发展缓慢,传闻是经费不足。
虽然方年是因为自己有能力有底气撬动海量资本,所以才能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然方年也不明白内情。
但方年就是不太能看得上表现在外的这种作风:扭扭捏捏、瞻前顾后、畏首畏尾。
是地方没钱吗?
庐州前沿怎么撬动的120亿?
是没技术积累吗?
庐州前沿就一个陈建业院士撑场子,中科院遍地都是院士。
是一定要完全自主研发吗?
MIPS指令集:“……”
龙芯从一开始的思路就是兼容。
当初发展龙芯项目时,x86指令集不能做,生态第二好的是MIPS指令集,于是龙芯就用了,且直到09年才花钱买断。
这个思路也不能说错,但从科研到可以产业化就花了十年。
无处可寻 蓝淋
反正,现在方总就是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陆薇语当然也没闲着,身为前沿科学的总经理,本来就需要全面把控目前投入运营的六个实验室。
也在这几天里,主要落实了MindOS无障碍交互方案研发计划的新资金注入。
同时督促朱厌实验室做好配合‘学院服务’部门的工作等等。
显然……
方年同学这几天那也是一点没闲着。
反正前沿办公室的门往哪里开他是基本忘了。
每逢傍晚,就约上吴伏城跟白粥两个白天忙得跟狗一样的lsp,开着超跑一路炸街到黄浦、静安。
管它天下不下雨。
就这么几天,申城几家高端夜店都快混熟了。
布加迪也有多次出街。
有些自觉身份还行,譬如某些超跑俱乐部的富家子弟还想要递个名片,转头就被自己的爹妈拧着耳朵给训斥了。
全申城但凡身份逼格高一点的人,谁不知道目前全中国唯一一辆的布加迪限量版是方年方总的座驾。
自己这帮老家伙提个几十上百亿上门,一般都见不到人的主儿。
这帮不成器的后辈多大脸,还去邀请人方总跟你们玩儿超跑?
倒也有富家子弟的长辈想要来方年跟前混个脸熟。
名片方年还是会接下的。
至于合作?
那得看缘分。
主要是方总如果只是前沿系的大老板那也就算了,偏偏方总还是影响力俱乐部的名誉会长。
这个身份注定了会被很多人巴结。
可惜方总向来低调。
就算是炸街,也一会一会儿就溜了……
当然,方总白天也很忙。
写写画画、画画写写、锻炼身体,偶尔去前沿科学特别的撩一下陆薇语,一天天的咋都觉得不够用。
…………
午饭点时,外面的雨停了。
自己人吃饭,没那么多讲究,边吃边唠嗑。
关秋荷说了句:“规划基本落实了下去,过阵子我就出发去国外转转。”
闻言,方年想了想,平静道:“你要是想出差,去庐州再转转,督促督促招聘任务,想去国外可以以个人身份低调去旅游,商务谈判让手底下的人去就行,毕竟我们是花钱收购的。”
“啊?”关秋荷一愣。
方年简单解释道:“年初就说过,往后基本不能大张旗鼓去国外了。”
“你这样的身份就别去冒险,普通员工的正常商务交流,理论上安全度更高。”
关秋荷:“……”
“你就当我是宁愿把国外的资本政治想得更坏一点。”方年委婉道。
接着简单说道:“5月份我们从纳斯达克捞走将近4亿美元,现在又要成立DeskSon联盟、
前沿的MindOS+神龙1号将随着三星手机的新上市正式侵入国外市场、
前沿也已经掌握了计算科学领域的部分标准规则制定权;
一旦旗下实验室的某些研究项目忽然突破,应该很容易触碰欧美那帮人脆弱而自卑的神经。”
关秋荷思考片刻:“现在就有这么严重了吗?”
“还没有,在计算机基础科学标准规则领域,前沿突破得很少,但防患于未然吧。”方年心平气和道。
说着,方年看了看陆薇语跟关秋荷,干脆三两口扒拉完米饭,抹了抹嘴。
“还是说得更明白一些,以免让你们误判。”
“我不让关总你去国外,只是纯粹出于防范未然的角度,前沿现在远没到被重视的层面;
但国外是资本政治,这玩意有时候比较不讲道理,所以我就不希望关总去以身涉险,前沿又不是没人了。”
略作停顿,方年接着说道。
“从世界近代发展史来看,过去几十年里,欧美国家是全球经济的主导,中国是后学末进;
早在上世纪中叶,欧美国家通过不断发展铁路、公路、机场等基建,近乎于极限的推动了资源市场的流通性,让经济处于领先地位;
中国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进入21世纪才大力发展基建,进入土建狂魔时代;
但是现实社会的资源流通性是有极限的,飞机够快吧,一小时才能飞900公里。”
“所以在上世纪90年代,美利坚盯上了计算机互联网,提出了在当时可以说极其超前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计划(NII)。
当然,因为超前、环境等原因,进入21世纪,互联网泡沫破灭对这个计划产生过一定影响,不过基础已经打好了。”
说到这里,关秋荷接过话头:“也就是说,信息是新的基建,是引领未来经济发展的根源。”
“显而易见。”方年点了下头。
接着说道:“信息基建基于逻辑概念,它与公路、铁路这些基础设施不同的是,一秒钟就可以从任何地方抵达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
这依赖于全球通行的一些标准,可以粗略的把这些标准分成三大类具体的基础科学领域,即:
通信标准、处理芯片、操作系统。”
“通信标准可以算是最基础的那一角,等同于普通基建的路网。”
“处理芯片、操作系统是在基础上进行交流的必要组件,也是很基础的东西。”
“过去这三大类全部掌握在欧美国家手上,标准规则都是他们说了算,我国也想要在这些领域尝试掌握话语权,但过程一直很艰难;
有知识产权壁垒的因素,也有基础科学突破的不确定性因素。”
说到这里,方年微微一笑:“前沿命好,做什么都按照计划进行得顺畅,偶有波折,也在事后变得无关紧要;
而现在前沿已经完成了基础部署,下一阶段是自主化,对欧美国家的标准体系威胁程度会越来越高,所以没必要冒险。”
“将来总有一天会干服欧美这帮货色的,到时候想去哪去哪。”
“再说你个人低调的去旅游,我也不会拦着。”
关秋荷认真点头:“明白了。”
“也想明白了你对前沿社团的那种极大期待是什么。”
“前沿所有的研究都集中于基础科学领域,这需要大量的可以称之为科学家的人;
你希望能通过学校社团项目,促使内部自发涌现优秀的人才,减少前沿后期壮大后的培养成本;
其次,基础科学的发展突破不可能光靠前沿一家,你还希望内部有更多的基础科学创业爱好者出现;
最后就是泛属于行政型的人才。”
听关秋荷说完,方年笑笑:“差不多吧。”
于是关秋荷看向一旁的陆薇语。
陆薇语眼睛轻动,回答道:“还有一个如同当康公益基金那样的期待,教育的本质。”
“……”
关秋荷眼睛转了一圈,忽然故意打趣道:“真不知道方总是怎么平衡理想与现实以及利益等各种矛盾关系的?”
虽然知道关秋荷是故意的,但方年还是笑了:“这需要平衡?”
“人这种生物,从来都是矛盾的,你这问题有句佛教俗语就能很好的解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接着方年解释道:“佛明显是奈何不了这个拿屠刀的人,所以就劝他放下屠刀,跟他一起当佛;
避免自己损伤是现实,劝人向佛是佛的理想,以理想诱导是利益;
倘若这拿屠刀的人点头同意,也是一样兼顾理想、现实、利益;
所以你看,有思维深度的生物,潜意识都有这种平衡本性。”
关秋荷:“……”
她忍不住道:“我当初怎么就没去读哲学呢!”
“……”
见方年双眸微微发亮,关秋荷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我听薇语说,你最近比较关心移动社交,是要推动这个行业风口了吗?”
闻言,方年复又懒散起来:“正在等沈尼尔他们主动。”
没有了抬杠的切口,又刚好是午后,方年同学觉得人都慵懒了起来。
“没看见前沿天使有动静啊,不是划拨了10个亿吗?”关秋荷面露不解。
方年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眼关秋荷:“我怀疑你的脑子刚才掉了。”
“啊,轻聊!”关秋荷立马反应了过来。
有轻聊在,前沿天使还投资个什么劲儿。
“那……”
方年知道关秋荷想问什么,简单道:“打算随便投资100家基于移动互联网发展应用的小公司。”
“已经让谷雨安排人着手进行资料收集和分析了,等等看就行。”
关秋荷又问了句:“全部投完吗?”
“计划是不超过一半,天使投哪能每次都那么高额,去年最开始投小米才100多万美元而已。”方年懒散道。
“……”
这次在前沿天使的资本支出上,方年不打算按照行业投。
打算凭眼缘瞎几把投。
当然,在瞎几把投之前,会做一次初筛,把一些完全不靠谱的公司先筛出去。
这100份投资,方年是打算全部放在应用类上。
最好是有几家类似于头条之类的公司,教他们怎么玩;
等那跟王兴合过伙的小张埋头驯服完所谓的算法后,再来个资源整合,一击必杀。
这也算是方年同学身为重生人士为数不多可以玩一玩‘大佬’的恶趣味。
也有可能,会因为王兴这层关系,小张哪天忽然就拿着PPT上门求投资。
那时候才算有趣。
想着这些,方年忽然道:“对了,陆总,前沿科学8月底之前必须推动完成女娲实验室的虚拟股试点。”
“之后尽快将试点普及所有实验室,基础科学的研究需要除了薪资待遇外的额外动力。”
“钱散人聚的意思,我懂。”陆薇语笑着道。
方年欣然点头,一本正经道:“陆总这复旦没白上。”
陆薇语:“……”
…………
新的一周第一天,方年同学以实习秘书的身份去前沿科学上了天班。
不过方年同学明显不是去上班的。
反正陆薇语‘气’得午饭都是安排方秘书去食堂给她打去办公室的。
方年同学的想法贼鸡儿简单。
上不上班不重要。
在几百个员工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摸摸跟陆薇语谈情比较重要。
方秘书还找了个贼光明正大的借口:订婚了更应该多培养感情!
还说:“具体工作当然是要交给手底下的人去办,要不然现在前沿每年支出的员工薪酬马上就要突破25亿了,钱都白花的吗?”
“当总经理,只需要安排工作。”
“……”
说得那叫一个头头是道,陆薇语差点就信了,要不是在说话的同时,方秘差点捏上自己的手,蠢蠢欲动的话。
“你就是在‘报复’我,记仇鬼!”
“不就是在棠梨八中故意撩拨你了嘛!”
“这可是公司!”
“……”
方年当然不会干出一些没办法收场的事情。
但怎么让陆薇语十分害羞他不仅会,而且还各种会。
总之……
这天晚上陆薇语特别的花了三个小时去说服方年,禁止方秘频繁出入前沿科学。
方秘毕竟还是从心的,只好答应下来。
“……”
而在方年懒懒散散休暑假中,日子一天天过去。
随着陌陌的内测不断进行,微信、轻聊各自不动声色的壮大;
一些小app试水。
远比方年要更关注于市场动向、投资机会的沈尼尔他们心思活泛了起来。
7月17号,周日。
方年等到了沈尼尔他们的主动……

======
PS:既然这么晚了,就当今天第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