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29 果然窮人只能靠……鑒賞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玉藻看着和马笑道:“说不定晴明真的是女妖怪呢,你看上杉谦信,那么阳刚气的名将,野史也说她是女人。
“野史这东西,特点不就是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吗?”
这狐狸,用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但是和马觉得她这就是给出了肯定答复。
她曾经化身为男性安倍晴明,在人间开设阴阳寮。
其实和马更好奇那个凄惨得不愿意提起的结局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别的不说,美国人听着呢。
美加子:“你们要开始进行高深的历史相关讨论了吗?那我先离开去睡觉了。”
和马:“现在才刚刚傍晚啊?”
“你昏迷不醒,我根本睡不好嘛,顺便我觉得鸡蛋子也该睡觉,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美加子说完,保奈美立刻点头:“对,换我来看护和马就行了。”
玉藻推了推眼镜,这个动作让她的镜片像EVA里碇源堂那样反光了!
和马眼看战争一触即发,立刻打圆场道:“我已经完全好了,不需要看护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其实和马还是挺想跟妹子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再稍微借用一下千年狐狸的智慧梳理下情况的,但是窃听器就那么摆着,除非和马他们能立刻觉醒心灵感应能力,不然就没辙。
那就只能继续扮演偶然被卷入事件劫后余生的普通人啦。
没办法嘛。
和马这样想呢,忽然看见晴琉从窗户外面挂下来,对和马招手:“和马,你来。”
“怎么了?”和马疑惑的站起来,走到窗边。
“跟我上屋顶。”说完晴琉自己又返身爬上屋顶。
和马一脸疑惑的踩上窗台,灵活的翻上屋顶。
晴琉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和马:“看那边。”
和马一边疑惑的举起望远镜,一边问:“你不是在看神社那边的动向吗?怎么观察起农田方向了?”
“神社用眼角余光看就行啦,反正没什么大变化,你看到我要你看的东西没?”
和马没立刻回答。
他当然看到了。
望远镜的视野里,出现了自卫队的封锁线,唯一一条能抵达温泉街的公路上还设置了哨卡。
所有的自卫队步兵都荷枪实弹,看着完全不像平成时代那些畏难畏险的“国防公务员”。
一辆县警的警车被挡在了哨卡外,几个刑警打扮的男人正在和自卫官理论着什么。
可惜这个距离过于遥远,和马甚至看不清对方面部表情的细节,读唇什么的无从谈起,完全不知道这几个人在说什么。
和马用望远镜盯着那些人看了几秒,总觉得望远镜碍事,就放下望远镜,手搭凉棚像孙大圣一样眺望。
晴琉疑惑的看着和马这个举动。
最后她决定无视这举动,可能是觉得和马平时就经常搞怪吧。
她直接说正事:“自卫队封锁了这附近,然后不让县警进入履行职责,这让我感觉很不好。”
和马忽然又想起了山太郎讲述的故事,难道……
他挥开脑海里最坏的想象,安抚晴琉:“应该只是封锁隔离确保霍乱的病菌不被传播到温泉街之外。”
然而,现在可是1981年,霍乱、鼠疫和天花这旧的夺命死神已经被人类基本征服,天花甚至仅存在于人类的实验室中,勉强算“濒危物种”。
单纯的霍乱病毒变种,大概不会让自卫队如此紧张。
和马判断,至少自卫队的高层对这个病毒的真实来历相当的了解,知道这是个会让全日本都震惊的丑闻,说不定还会影响日本的国际声望。
所以怕不是自卫队又想用半个多世纪前仙台师团用过的办法,来掩埋这个秘密。
然而这样做有个问题:
当年仙台师团消灭的是个封闭的山村,和外界的交流十分的有限,所以他们轻而易举的就消灭的整个村庄,没有传出半点风声,最后成功伪装成山林大火。
现在自卫队想要干同样的事情,就必须考虑温泉街和外界的联系,要知道这里可是旅游地,现在还是旅游旺季,温泉街上的旅馆都住满了。
想要不声不响的抹掉温泉街,实在太难了。
而且这些游客里,还有拥有一定公众影响力的“忍术大师”桐生和马。
如果自卫队真想消灭所有的知情人,肯定觉得桐生和马是眼中钉肉中刺。
和马思来想去,觉得应该不至于。
毕竟昨天在神社社办里的人要么“渴”死了,要么失语了,幸存的桐生和马表现得根本就是个被卷入的路人,啥都不知道,
另一个家伙则是被附身的正主向井瑛二,按玉藻的说法此时他应该在自己家静养等待苏醒。
和马已经斩掉了恶灵,就是不知道正主睁眼之后会说人话还是鬼话。
这货要是保留着被恶灵附身时的记忆,那也挺难办的。
博子在和马的努力下没有感染病菌,然后非常巧合的得了失语症不能说出那天她看到的事情,所以和马现在才只是被放了个窃听器的观察对象。
万一向井瑛太一醒来,就报告美国鬼子说“和马什么都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为何全部都知道,并且全都跟和马说了”——那可就糟糕了。
和马觉得自己还是去探视一下向井瑛太吧,万一事情真的很糟糕,那就……反正这次的事情是向井瑛太直接造成的。
那让他付出一些代价,比如变成植物人,那也很合理嘛。
未来的刑警桐生和马,站在屋顶上看着远处自卫队的封锁线的同时,脑海里是跟刑警身份完全背道而驰的残酷想法。
这时候晴琉忽然拍了拍他的胳膊肘:“你看,村公所那边有动静了,会不会是促进会会长醒了?”
和马扭头,扫视温泉街,望远镜拿在手里,仿佛忘了使用。
现在已经夕阳西下,夜晚逐渐降临,但村公所依然灯火通明,能看到很多人在村公所的院子里忙碌。
说来奇怪,现在明明是傍晚,是平常德沃夏克的音乐响彻田野间的时刻,然而不管是设置在温泉街内的喇叭,还是孤零零的竖在农田里的喇叭,都像中了沉默术士的大招一样,一点反应没有。
大概是村公所已经忙得顾不上播放音乐了吧。
不过在自卫队封锁了温泉街谁都无法离开的情况下,确实也没有播放这曲子的必要——不对,这个温泉街就没小孩,本来就不需要播放这曲子啊。
和马看着人影耸动的村公所,心生好奇,便问晴琉:“你确定促进会的会长就在村公所里?”
晴琉点头:“对,就在那里。本来你也在那里的,但是玉藻说服了自卫队的大佐,把你送回了旅馆来由她亲自看护。”
和马正要说话,美加子也翻上屋顶。
“和马你跟着晴琉琉走了就不回来了,我被保奈美和鸡蛋子派上来捉拿奸夫*妇了!”
和马:“你来晚了,我正要下去。”
“诶?那我不白爬了?”
和马不理会美加子,三两下又回到刚刚自己钻出来的窗前,钻了回去。
双脚踏在屋里的地板上后,和马对玉藻说:“我们现在去村公所,看看促进会会长的情况。”
玉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被掐断的是这个温泉街通往外面的线路,温泉街内的电话还是可以打的。总机会完成转接。”
总机——又是个有时代感的词汇。
这个年代很多单位都只有一条电话线,所以就设置一个总机,然后分出很多拥有不同分机号的电话。
和马记得上辈子自己小时候,要打电话除了要拨一个挺长的电话号码,还要在提示音响完之后再拨一个不是那么长的分机号。
看来这个温泉街也是如此,村庄只有一条电话线路接入,再由总机分到各家各户。
毕竟这个年代嘛。
这样其实也有好处,分机打分机是不用电话费的,也算给村民们实惠。
玉藻话音落下,保奈美就吐槽道:“这个村子,明明旅馆啊民家啊,都是同一个总机下面的分机,唯独那连锁便利店,有个单独的市话号码。
“村子里的人打给自己村的便利店,和打给东京一样要花电话费。现在对外通讯被切断了,村里人连打电话给便利店都办不到了。”
和马:“那个便利店是连锁便利店吧,说不定是公司的规定门店一定要有一个独立的市话号码?”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连锁便利店公司可真是管理僵化。”
作为将来很可能执掌南条财团的千金大小姐,保奈美毫不犹豫的批判着便利店公司。
和马:“好啦,别说了,我们去村公所吧。基于安全的原则考虑,我建议出门就戴口罩,免得被细菌感染。”
日本这边因为政府乱引种外国树种,导致基因中没有对抗花粉症因子的国民每年开花期都要经受严厉的考验。
日本甚至有专门的“花粉症注意报”,专门用来通知人们花期到了今天还大风,不想被花粉折磨得泪流满面就做好防护。
正因为花粉症,日本这边很多家庭常备口罩。
和马等人这次来温泉街,虽然造成花粉症的主要植物的花期已经过了,但还是带了口罩有备无患。
玉藻转身拉开拉门呼唤千代子:“千代子,把口罩拿过来,拿两个。”
保奈美:“我也去。拿三个。”
蛋蛋小龙仙:师父,徒弟掉啦
千代子的回应声从走廊传来:“知道啦,马上。”
保奈美看着和马,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霍乱不是主要通过饮水传播吗?戴口罩干嘛?”
“万一不是霍乱呢?”和马反问。
保奈美思考了几秒,点头:“嗯,有备无患总是好。”
三人“武装”完全,就下楼到了旅馆大堂。
蒲岛女士正在柜台后面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一看和马一行下来,赶忙亮出笑脸:“桐生君,你起来了?听说是霍乱,你昨天拉得可厉害了。”
和马:“别提这茬了行吗?”
蒲岛女士爽朗的笑起来。
“我要去一趟村公所,顺便到本村唯一的便利店买点零食什么的。”和马如此说道。
“那你干嘛不去本店唯一的咖啡店再合上一杯热咖啡,或者热可可?”蒲岛女士反问。
“都去都去。”
“哼,你就敷衍吧,等那咖啡店开不下去了,你才知道珍惜,可那时就晚了。”
蒲岛女士一边调侃,一边注视着三人走向大门。
忽然她说:“你们不要离开村庄太远,现在周围都是自卫队的封锁线,跑远了就会被抓住。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突然不放德沃夏克了,我还有点不适应。”
和马回应:“村公所太忙了吧。”
“可能吧。”蒲岛女士耸了耸肩。
和马三人离开了旅馆。
这时候他发现旅馆门口不远处就蹲着一个美国佬,眼睛一直看着大门这边,跟和马对上视线后那人淡然的把目光转向旁边。
和马判断,这大概是CIA留下来监视他的人之一。
果然CIA也并没有完全信任和马。
和马装没看见那个CIA,继续大摇大摆的走下山去。
玉藻和保奈美的演技也都不错,仿佛那个CIA的暗哨根本不存在一样。
CIA也无视了他们,装出一副“老子在监视的不是你”的态度。
通往温泉街主体的道路上已经亮起了路灯,并没有其他出来遛弯的游客。
到了镇上,和马看着路两边还没收起来的祭典旗,问玉藻:“祭典后来怎么样了?”
“本来一切正常,突然博子冲上了神楽舞的舞台,因为她穿着巫女服,从东京来支援的巫女们还以为她也是上来一起跳神楽舞的,只是迟到了。”玉藻说道。
保奈美接过话茬:“但她拿着话筒,像是想要通知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猜那时候她就患上失语症了。但当时谁也不这么想,觉得只是孩子紧张了,东京来的巫女姐姐们还鼓励她。”
和马咋舌:“那之后怎么发现情况不对,开始疏散的?”
“工作人员发现原定那天晚上点烟花的烟火师傅没就位,就去社办催促,结果一进门就发现情况不妙。”保奈美继续说,“然后他就一边大喊‘出人命了’一边跑上舞台。”
和马:“这个人没病倒吗?”
玉藻:“好像没有喝社办准备桶装水的人,就都没事。”
细菌居然真的是下在水里么,这样细菌的传播力就减弱了许多啊,果然是专精于杀伤力致死率的细菌呢。
等等,不对!
和马忽然想起来,这个细菌,一开始好像不是作为细菌武器开发的啊。
记得这玩意好像是作为制造超级士兵的手段开发的?
然后和马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耳朵好像格外的灵敏,视力也格外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