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93章:乾柴烈火讀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今天是2021的第一天,特别感谢本周期的粉丝总榜Top24!
1华夏联邦皇帝小号堂主
2斗气风暴舵主
3铁马冰河入梦来99舵主
4书友20200516002708423舵主
5最爱可舵主
6书友20181129045010994舵主
7书友20200323200157799舵主
8书友20200121131244620舵主
9书友20190531080700862舵主
10浅语轻鸣舵主
11书友160720013132353舵主
12书友20191115073055945舵主
13书友091017214457640舵主
14书友20181210130128046舵主
15书友20180126175105862舵主
1613711004523舵主
17书友20190607101559096舵主
18*¥*中毒舵主
19zgy907舵主
20书友20170706224648269舵主
21书友20180423214549536舵主
22书友20180308135305862舵主
23书友20190520110437839舵主
24书友20181219154050467舵主
以上为舵主级别的同学,祝大家在本真人秀世界里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舵主以下级别的同学用“*”表示感谢,相信大家不会介意!
*******************************************************************************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朱集璜都没等来腹间剧痛,令其大感蹊跷,按理说毒药的发作时间都很短暂,怎能如此缓慢?
總裁 最強 保鏢
此药可是药效尽失?
还是崇祯在刻意诓骗自己?
不应该啊!
朱集璜急忙让郑敷教看了看自己的面色,郑敷教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任何端倪,一切安好如初,貌似还有些红润……
不光是这位“新明首辅”,连“新明次辅”郑敷教以及其他服下毒药的忠良亦是如此,于是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倘若此药无毒,那这算啥?
大补丸???
对了!
适才狗皇帝也没说是毒药啊?
那狗皇帝如此行事,目的究竟如何???
全套!
必定是全套!
可是甚子种类的全套呢?
众人仍旧想不明白,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待。
又过了一会儿,朱集璜感觉全身燥热,哪怕此时业已是隆冬时节,天寒地冻,自己身在户外,没有遮挡,仍旧感觉燥热难耐。
这难道是药效发作了?
八成如此!
而且愈发感到难以忍受,尤其是身上奇痒无比,好像犯了脚气病,需要不停的揉搓,在揉搓的过程中,会让自己感到极大的舒爽。
眼下这种奇葩感觉遍布全身,让朱集璜实在是按耐不住,用手伸进厚实的棉袍里,跟着衬衣开始不停的揉搓。
舒爽!
甚是舒爽!
越揉越舒爽!
“啊~!”
朱集璜旁若无人地一边揉搓,一边发出让周遭众人目瞪口呆的靡靡之音。
首辅这是闹哪出啊???
岂能作出如此不堪入目之动作啊?
难不成这便是毒药发作?
不能吧?
“舒爽!嗯~!”
不光朱集璜如此,包括郑敷教在内的诸多服药之人皆是如此。
此时能够作出如此窘态,便是已经抛下了廉耻之心,思维早已混沌,双眼充满了欲念!
由于彼此之间距离挨得很近,朱集璜与郑敷教不经意间发生了触碰。
这不碰还好,碰过之后,双方陡然发现对方触碰自己会更加的舒爽!
于是……
两人便开始互相揉搓!
“首辅!”
“次辅!”
“快停下啊!”
有人急忙高声断喝起来,如此一幕被众人瞧见,往后二人还有有何脸面做朝廷重臣啊。
“休要唤我!”
“士敬用力!”
“以发亦要用力!”
“啊……”
“舒爽!”
朱集璜与郑敷教已经进入了完美的二人世界,全然不顾周遭众人的反应。
这比搓脚气要舒爽十倍,甚至百倍!
此时此刻,谁也阻止不了自己获得源源不断的舒爽感觉!
狱锁狂龙4之飞龙在天
“速将首辅与次辅拉开!”
“拿冷水来!”
“莫要如此,天气寒冷,被淋冷水会生病!”
“那该当如何是好!”
“还是先将诸位请进屋内,再想良策!”
“只能如此了!”
为了避免继续让百姓们看笑话,士子们只能将这些大明未来的栋梁之材送到附近的屋里。
可如此处理,丝毫不会影响到药效,十多个人的表现与在外面别无二致,看得一众士子目瞪口呆。
而且众病人的表现甚至比在外面时候还要过分,开始宽衣解带了……
不是吧?
这成何体统啊?
如此一来,新明首辅必将沦为街头巷尾的笑谈了!
“首辅呢?”
“被人带走了!”
“不说是毒药么?怎么跟中了……”
“休要胡说!”
“那我等还在此地站否?”
“嘶……冷风刺骨啊~!”
“那还是先撤吧!”
“甚好!回去喝完热汤暖身!”
众人等了半晌,都没等来朱集璜回来,于是有人带头开溜,请愿的人群就有鸟兽四散之势了。
尽管还有士子与商贾在竭力维持,可情况大不如前,这些意志较为坚定之人,也只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抱团取暖。
居然藏在此处!
朕竟然没事先发现!
崇祯从盒子上盖里面的锦缎后,找出了此药的说明书。
等看过之后,联想起之前瞧见那些贼子的窘态,这才明白过来。
不过那逆子由此良药,居然不先送给自己,真是居心叵测!
后来,崇祯才从说明书上得知,此药副作用较大,故而才不建议自己服用。
有多大副作用呢?
一来伤肾,二来伤脑!
若是忽视保暖,还会发烧感冒。
这算副作用?
好吧,姑且算是吧!
某孝子还没说,由于此药专供男子服用,还可能伤……
总之以后要小心自己被“包抄后路”!
如果是“老乘客”,那就没这个顾虑了,说不定还很喜欢,甚至上瘾呢!
既然伤肾,自己就算了,不过若是少量服用,一次半粒或小半粒呢?
药效如此强劲,崇祯不禁也怦然心动起来。
原先压力太大,加之勤奋有佳,到了就寝之时,自己不免有些力不从心。
等移驾南都之后,尽管压力小了不少,可留下了后遗症,还是力有不殆。
若是此药能够使自己恢复元气,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先且收好,可是得妥善保管,万不可遗失。
朕今天力退贼子,于公于私,功劳不下那逆子击败皇太鸡!
瞧见对面的请愿大军被自己用计击败之后,崇祯不免心悦诚服起来。
今日便告一段落,可以回去吃喝了,待明日再战,若那些贼子还能前来的话。
“首辅!首辅!感觉如何?”
“腰部酸痛,无伤大雅!”
一个时辰之后,药效尽退,朱集璜在后生的伺候下,已然开始洗澡。
不洗也不行,除了大汗淋漓之外,全身还充满了臭味,准确的说就是屎味!
对于这个,朱集璜全然不在意,因为还在回味之前的余蕴,久久难以忘怀。
如梦似幻,飘飘欲仙,美妙之感难以言及,实在太过舒爽了。
这那里是毒药?
分明是仙药嘛!
不过昏君想要让一行人当众窘态百出之阴谋,已然败露无疑。
今日不行,便可改为明日,再行去请崇祯退位让贤亦不迟!
翌日,在朱集璜的带领下,士子、商贾、百姓数万人,兴师动众地卷土重来。
“尔等昨日感觉如何啊?”
崇祯再次唤来朱集璜等人,而且意味深长地特意询问了服药后的感觉。
“若陛下能够退位,则好上加好矣!”
尽管吃人嘴短,可必须公私分明,朱集璜便顺势提到了退位之事。
“朕已在考虑,诸位忠良,可敢再次服药?”
崇祯算了算,这些药大概够用七次,暂时也只能用如此缓兵之计了。
“敬请陛下安心,臣等有何不敢,服便服之!”
听说还能吃到如此奇药,朱集璜心里是极其高兴的。
“来人!赐药!”
崇祯原本打算自己试一试,不过转念一想,还是先让这些贼子为自己试药吧。
若是服下数次之后,还能过蹦乱跳,自己便可放心服用,否则便要万分小心了。
“首辅回来了!”
“首辅!可是又服药了?”
“首辅!”
“我等身体稍感不适,先且返回,诸位无忧。待明日,我等与诸位继续请愿!”
“恭送首辅!”
有了昨天的经验之后,十几位服药之人急急忙忙回到住处,开始让仆人准备热水,用炉子为室内升温,以免出现感冒着凉状况。
果不其然,药效与昨天如出一辙,令众人大为舒爽,更是看得旁人惊诧之余,亦是羡慕不已。
不过朱集璜在舒爽过后,又想到,若是那昏君手里有甚多此药,己方众人得等到何时才能等到那昏君答应退位?
五天?
十天?
一百天?
即便时间不同,唯有一样,即便那昏君退位,亦要让其交出此药余下部分才是!
此药若是能够大量制造,让每位士子都服下,人间岂不是能轻松胜过仙境?
崇祯不退位,便不会轻易交出如此良药。
故而还是要坚定信心,力谏昏君退位让贤,方可让自己得偿所愿。
能当上大明首辅,又能得到此药,那便是两全其美了!
朱集璜在木桶里泡澡闭目养神时,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
鱼与熊掌,亦可兼得!
到了第三天,朱集璜有了一个新想法,既然那昏君以此药来制衡己方。
莫不如将计就计,自己亦可用此药来达到目的。
“陛下,臣想替众士子讨得千粒此药!”
“痴心妄想!朕手里只有百粒,尔等此前已然服用过两次,余下不足八十粒!”
“陛下为何如此吝啬?独乐乐远逊于众乐乐!正可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非朕之吝啬,朕道出实情,你却不信,朕亦别无他法!”
崇祯也希望得到更多的仙药,谕令已经通过飞骑送往北都去了,但愿那逆子能够尽快派人送药过来,不然等这些贼子吃完了药,自己也只能采取强硬手段来收拾他们了。
“陛下若是固执己见,那臣等便不愿服药了!”
这便是朱集璜的盘算,你若是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便不答应你的要求,公平合理。
“哼哼!那可由不得你这贼子撒野!来人,每人三粒,帮其服下!”
崇祯拿这些贼子没法子,那某孝子却又的是法子,譬如对方不愿吃的话,就用吹管插进喉咙,然后让内侍将药物给吹进去。
原本崇祯还打算给每人一粒,可鉴于朱集璜这厮厚颜无耻地提出了无理要求,那就休怪自己不客气了。
更何况貌似也看不出来多大的副作用,必须加大剂量,或可使其元气大伤。
这是此等贼子咎由自取,非是自己薄情寡恩!
“咳咳咳咳……”
“昏君!”
郑敷教咳了好几下都没咳出来,应该是已经咽下去了。
一次三粒,这下可是大发了,得赶紧回去,不然必被百姓所耻笑。
故而众人连辱骂崇祯的打算都放弃了,连忙一路小跑回,再坐上轿子,赶回住处。
这下好了,十几个人整整厮杀了三个时辰,一切方才归于平静……
事后顿感脑子混沌异常,双眼无力聚焦,嗓子已然沙哑,脖子以下更是伤痕累累。
连站着的力气都没了,腰部传来阵阵酸痛,洗澡都很困难,只能让仆人代为擦拭。
翌日也没起来床,只好对外宣称身体不适,暂且休养生息,之后再行找那昏君算账。
“首辅呢?”
“据说今天不来了!”
“为何啊?”
鬼都行
“跟前两天如出一辙吧!”
“首辅还打算为我等请愿否?”
“仁兄何出此言啊?”
“我等就看见首辅如何大谈舒爽了!”
“该不会首辅与昏君相勾结吧?”
“断然不会!首辅义薄云天,岂能与狗皇帝狼狈为奸?”
“那首辅与次辅岂不是……”
“此乃狗皇帝之诡计也!”
“为何不给我等用药,我等亦想试试如何舒爽!”
“是啊!是啊!”
“此为首辅、次辅等人代我等受过!”
“看不出啊!反而甚是舒爽呢!”
“是极!是极!”
“休要怀疑首辅!首辅乃是我辈楷模!”
“互相摸索之楷模?”
“你莫要污蔑首辅!”
“在下亲眼所见!诸位不是亦见到?”
“对啊!对啊!”
“你定然是狗皇帝派来的细作!”
“你才是!我呸~!”
说到最后,双方便厮打起来,支持二人的亲友自然也加入了战斗,这让黄得功在城头看得很是纳闷。
自己人打自己人???
何解?
苦肉计?
本将军未得圣谕,还没打算出兵呢?
不过也好,忙里偷闲看热闹,甚是精彩啊!
皇帝不在场,黄得功便可在城头上作威作福了。
让亲兵搬来把椅子,喝着热茶,饶有兴致地看着城下混战成一锅粥的场面。
“用力!”
“使劲!”
“插眼睛!”
“掏裤裆!”
在不远处负责执勤的勇卫营的士兵未得命令,也就不能轻举妄动,但还是可以在口头上给对面的选手们加油助威的。
这群贼子刁珉,吃饱了撑的,居然要求皇帝退位,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下发生了内讧,委实该着啊!
混战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众人耗尽体力,打累了,这才算是罢手,不过都在挑衅对方,相约明日再战。
“情况如何?”
“场面甚是混乱!”
“哎呀!我等中计!”
朱集璜趴在床上听闻来报,后悔得直拍床头,没有自己等人带头,果然出事了,真是一群乌合之众。
“首辅!来日方长!无需如此焦虑!”
“夜长梦多!此事当须一鼓作气,时间一长,只恐人心难以再行聚拢!”
“首辅与一众股肱尚需静养,岂能轻出?”
“无妨!为我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到了第五天,朱集璜勉强坐着轿子被抬到了西皇城根大街,不过面色憔悴,说话断断续续,显得有气无力。
“首辅!”
“勿忧!”
“朱集璜!陛下唤尔等过去听命!”
“首辅身体有恙,不宜前往!”
“陛下有命,由不得尔等推脱!来人,抓捕贼子!”
“保护首辅!”
众人虽然竭力维护,奈何位于全列的士子根本扛不住勇卫营将士的气力,让对方将朱集璜等人直接“请去”。
“来人,赐药!”
崇祯也懒得废话了,直接让内侍给这些贼子喂药,看其身体状况似乎大不如前,想来增加药量果然奏效了,那便可再接再厉了。
只是这良药已经所剩无几,崇祯也不打算给自己留了,只要能干掉这些贼子,多等些时日,带那逆子派人送药过来也无妨。
“你……无道昏君!”
朱集璜这下也害怕了,就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再行服药的话,只恐时日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