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388. 男子漢大丈夫說一不二!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尖锐的石块发出呼啸的破空声,以一种覆盖式饱和打击的方式袭向悬浮在半空中的许大志。
“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请……”
一道郎朗清声响彻山间。
但不等对方说完,便听一声“噗——”的喷气异响。
那些尖锐的石块已经彻底将许大志给打成了许酱了。
他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整个人就彻底变成一摊烂泥从高空中摔向地面。而那些尖锐的碎石块,也在不断的轰击碰撞中,碎成了更为细小的土石颗粒和齑粉,飘飘扬扬。
“你们到底是谁?!”
原本还算和气的问候声,陡然间就变得勃然大怒,犹如冷冽寒风。
“哼。”
但一声比寒风更冷的讥讽,却是盖过了这道怒吼声。
落日照耀在行天宗山门牌匾的阴影下,居左一人踏前一步,现出身形。
几乎牵动了整个宗门护山大阵的恐怖气息,却在此时陡然一滞。
“黄……黄梓?!”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自东向西横掠而至,然后稳稳停在了黄梓前方数十米处,也正是许大志变成许大志酱的位置旁边,“黄谷主,你……这是何意?”
声音中,有着几分惊恐。
此人正是行天宗的现任宗主,霍云。
而几乎是在霍云现身的同时,他的身旁一左一右的便也多出两道身影。
这两人连同行天宗宗主霍云三人,便是如今整个行天宗明面上的三名道基境大能了。
在这三人之后,便是十二位行天宗的长老,但都只是地仙境而已,其中却有两、三人的气息并不稳固,想来应该是还没彻底适应突破到地仙境后的变化。
这十五人,便是整个行天宗的顶峰战力了。
“算一笔旧账。”看着战战兢兢的这十五人,黄梓沉声说道。
霍云脸色猛然一变。
他转过头,望向自己的两名师弟,以及其他地仙境的修士,面色已有几分狰狞。
——你们谁干的好事?!
——为什么要去招惹太一谷!?
明明霍云没有开口,但是所有人却在这一刻却读懂了他的意思。
可他们却觉得相当的委屈。
太一谷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会不知道吗?
再有一次机遇
树的影,人的名。
不说惹是生非五人组,光是洪水猛兽二人组,他们就算遇到也都是绕路走,怎么可能去招惹太一谷的谷主黄梓呢?
要知道这位主可是立于玄界顶点的存在。
去招惹他?
他们看起来像是脑子有坑的人吗?
“不用看了,不是你们。”
黄梓哪会不知道霍云的意思,他声音淡漠的缓缓说道。
“不是他们?”霍云再度转回头,但这一次他的眉头却是皱得很深,“那是……”
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已经变成“酱”的许大志,言下之意相当明显。
“也不是他。”黄梓声音依旧冷漠,“他想杀我立威,那我杀他,也很正常吧?”
“正……正常。”
汗水,不知不觉间竟已打湿了他的衣衫。
霍云不知道黄梓到底想要找谁的麻烦,可整个行天宗所有高层却已全部聚集于此……
不!
还有一人不在!
“老掌门他……”霍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双冷漠得完全不带丝毫情感的冰冷双眸。
那是一双相当与众不同的双眸。
眼白部分是金黄色的。
眼瞳也不似人类的圆形黑瞳,而是暗金色泽的竖瞳。
这对眼眸中的神色很平静,看起来平平无奇,但那完全没有丝毫情感的冰冷意味,却在这一瞬间彻底冲溃了霍云的心防。
他只感到自己的神魂宛如要被彻底冻结一般,神海中的天地仿佛被寒风与冰霜所肆虐过一般,海面竟是开始凝结成冰,不止是思维,就连他们自身的神魂所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运转,也渐渐变得微弱起来。
他的神色渐渐变得呆滞起来。
而且不止是霍云,在他身后的一众行云宗长老们,也都同样变得神色呆滞起来。
“如何?”
“其他人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个霍掌门的记忆就很有意思了。”青珏轻笑一声,然后缓缓说道,“行天宗的确是修筑了一间非常特殊的密室,这间密室所用的材料是辟神石……而且修筑的位置,历代只有掌门才知晓。”
“哦?”黄梓挑了挑眉头,“这么说,那情报所说的罗睺,还真有可能就在这?”
“很值得一探。”青珏笑着挥了挥手。
一阵香风飘散而出。
但所有闻到这阵香风的修士,却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瘫倒在地。
意志薄弱者,当即昏迷。
意志强韧者,或许还能坚持住,但随着香风的气味越发浓郁,最终却也难逃昏睡的下场。
黄梓知道,这就是青珏修炼的功法最为霸道的地方。
就算是他稍有不慎之下一旦中招,也会四肢乏力,真气运转凝滞。
妖盟之所以敢于和人族抗衡,便是因为玄界的人都知道,青珏是唯一能够牵制住黄梓的存在——因此只要黄梓和青珏敢孤身前往对方的族群地盘,必然都会遭到围堵拦截。
但好在,人族五帝都知道青珏和黄梓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通常就算知道青珏的踪迹,也往往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并不会刻意去拦截。
也就是东州这里,不属五帝的地盘,而是三皇之一的东皇做主,所以他才会那么愣头青的冲上去找青珏拼命。若非青珏当时的确无心纠缠,搞不好东方浩就要被青珏反杀了。
当然,如此一来的话,妖盟与人族之间的新一轮战争就再也不可能维持住了——青珏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对东方浩痛下杀手,而是在毁了三分之一的泰德山脉后趁机溜走。
而青珏能够成为就连碧海龙王都不得不承认的妖族最强,便要归功于她所修炼的这门功法了。
天魅圣心诀。
这门功法,乃是天宫的不传之秘——事实上,天宫所拥有的只是一部残篇而已,也正是因为这门功法只是残篇,直至天宫坠落之时也未能彻底补完,因此才没有传下。
是后来黄梓借助自身的系统功能,才将这门功法补完,然后传给了青珏。
可当时黄梓自身的点数有限,所以他用了一个比较取巧的方法将这门功法,这也就导致了这门功法成了青珏的专属功法,在她之后哪怕就算是天资最好的青玉,也都无法修炼,只能修炼最为原始的《妖皇典》功法,如此也就更不用说青丘氏族的狐狸了。
但这门功法之霸道,也是有目共睹的。
它以天道万情为根基,练就一副天生天养的媚骨,这是最为接近“道”的本质,比之所谓的道体、道心这等天资还要更上一层楼,所以也就导致了青珏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带有非常强烈的魅惑力。
意志不强者、道心不坚者、佛心不稳者、圣心不固者,几乎可以说见到青珏的瞬间就会彻底失去行动能力,成为被其予取予求的案板肉。而就算能够稳守心境、神魂的大能修士,也因为要分心稳固心境,结果导致和青珏交手时,一身修为只能发挥七、八成,乃至五、六成。
而一旦心神失守,青珏便可以凭借自身功法的独有能力,长驱直入的闯入对手的神海进行搜刮,任何隐秘在她的探索下都不可能保存住——对于青珏而言,只要你心神失守,那么你在其面前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黄梓之所以会带着青珏一起上行天宗,便是因为这一点。
如果行天宗打死不承认的话,黄梓除了屠灭行天宗满门外,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要挟对方。
但倘若对方连被灭门都不怕的话,黄梓就真的要抓瞎了。
毕竟行天宗这个密室,是以辟神石所造。
这玩意的功效,就是能够回避所有神识感知——哪怕这个房间就在你面前,但倘若你用神识去感应的话,依旧无法感知到房间的存在,就好比某些神通大能者可以将自身的存在感彻底消弭,让人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存在一样。
以迅雷手段强杀一名行天宗的长老,之后黄梓现身,以威名动摇对方的心神,最后再由青珏来攻破对手的心神,获取黄梓想要的情报——此等手段或许可以说是自欺欺人,但黄梓的确没有想过要将整个行天宗彻底除名。
因为和他真正有仇的,只是窥仙盟而已。
而若是东方玉给出的情报是正确的,那么如今这个行天宗也不过只是罗睺的工具而已,所以对于这些可以说是无辜的人,黄梓的确不想去波及。
“带路。”
“好哒。”青珏笑嘻嘻的跳到黄梓的身边,然后亲昵的挽住了黄梓的手臂。
“松开!”黄梓脸色一黑,伸手就按住了那正不断凑到自己面前的脑袋,使劲的向后推。
“哎哟,你这么一推,我很可能什么都记不住的呀。”
黄梓的手一僵。
片刻后,他只能缓缓收回。
“刚才被你推了几下,我可能有些脑震荡了。”青珏昂着头,笑得一脸狡黠,“恐怕要亲亲才能想起来。”
“你够了!”黄梓脸色更黑了。
“那你亲不亲?”
“不亲!”黄梓冷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亲就不亲。”
“咦?”青珏脸色猛然一变。
“怎么了?”黄梓神色一紧,整个人瞬间便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是哪?”
却听青珏突然一脸迷茫的以一种困惑的声音开口:“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黄梓冷着脸,“你再闹,信不信我打你!”
“夫君,请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青珏发出一声直达心灵的娇媚轻喘,“来吧,用力的鞭挞我吧,蹂躏我吧。如果这是夫君你所渴望的话,那奴家……便百死而无悔了。”
黄梓气抖冷。
“你带不带路?”
“亲亲。”
“哼。”黄梓冷哼一声,“既然已经确定就在行天宗,那我就把整座山都给毁了!我就不信我还找不到这个密室,你可以滚蛋了,我不需要你了。”
“哎呦,夫君这翻脸不认人的模样,也是好帅好帅呢。”青珏嘟着嘴,媚眼如丝,脸色有些潮红,发出一声声鼻息犹如*****,“这是不是就是以前夫君讲的故事里所说的那个什么……拔雕无情?”
黄梓沉着脸,打定主意不再理会这只疯狐狸。
五千年了,他还不知道这疯狐狸什么德性吗?
越是搭理她,她只会越来劲。
而且最过分的是,因为她拥有近乎于预知一般的特殊直觉感应,所以在话术的交流上,她总是能够轻易的洞悉对方的弱点和破绽,因此往往只要让青珏占据一点心理上的优势,她便能在顷刻间彻底攻破对方的心防。
黄梓振臂甩开青珏,然后右手往眉心一抹,一抹流光便自黄梓的眉心处流出,化作了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
“夫君呀。”
黄梓不理。
他手中掐了一个剑诀,然后随手抛起长剑。
长剑就悬停在黄梓的头顶处。
三生泪
“就算你把整个行天宗的山门都轰成平地,也找不到这间密室的哦。”
黄梓本是要顺势挥落的右手,便因为青珏这句话而硬生生的停住了。
“你说什么?”黄梓转过头,一脸难看的望着青珏。
他并不怀疑青珏这话的真实性。
因为他很清楚,青珏根本没必要、也不屑于说这种谎言。
所以唯一的答案便是,这间密室必须得以某种特殊的方式才能够开启——此刻整个行天宗的所有门人都已经昏迷不醒,虽说这和青珏与黄梓两人的实力过于强大,导致对方根本来不及开启护山大阵有关,但能够被人如此长驱直入到这里,行天宗不可能没有准备一些示警的东西。
但哪怕如此,作为行天宗上一任掌门,如今行天宗唯一一位苦海境的至尊却依旧没有出现,那么答案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间密室被隐藏在夹缝世界里?”
“我失忆了嘛。”青珏仗着自己不怕被黄梓吊起来锤的特性,根本就不在意黄梓那已经满条的怒气槽,“失忆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答案呀。”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亲就不亲!”黄梓一脸凛然的冷声说道,“除非你自己来亲。”
“好的呢!”
青珏嘿嘿嘿的笑着就朝着黄梓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