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mx9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第一百零七章 “深潛”推薦-0gttn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请问一下,我这是在做梦吗?”
夏苒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仰头看着那尊占据穹天,充斥整个世界和所有视野,无量庄严的佛陀法相,一脸严肃的开口问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这么冷静,明明是这么具备冲击力的一幕,理应该能够震撼妈妈一整年才对,再不济的话,也能够让她短时间内大脑空白,彻底失去思考能力才对。
但是偏偏她就是极其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以一种让她自己都无法置信的速度。
霸道痞子兵
“做梦?或许算是吧……”宝相庄严的佛陀垂眸低眉,异常平静的说道,宏大的声音响彻天宇,宛若至大神圣的神谕托宣,蕴含着某种超脱尘世的浩瀚意志,“不过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现实呢?你又真的能够分得清楚……”
“停停停!别跟我说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我一点儿都不想听,而且也听不懂……”夏苒扯了扯嘴角,额头上浮现出黑线,她果断的举起手来交叉在身前,“你还是直接一点,简单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了。”
没有任何的理由,或许仅仅只是因为那唯一的联系,总之她已经确认了这尊佛陀法相的真身,应该就是自己在之前下午放学的时候,交谈过的那个年轻僧人。
虽然在事后禁不住的疑神疑鬼,但是在之前的短暂交谈之中,对方的态度还是让夏苒多少觉得心里有底。虽然很没有道理,但是她就是觉得在真正的直面对方的时候,自己的内心反而出奇的没有畏惧感。
“你在做梦。”伟岸金身法天象地,巨大法相横亘天海的佛陀淡淡的说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
“诶?就、就这么简单?”少女顿时露出一副异常微妙的表情。
“说的太复杂,我怕你理解不了,所以还是简单一些比较好,我判断这样的回答你应该勉强能够理解。”
佛陀金身琉璃通透,净光无暇,如同一轮大日一般,琉璃净光所到之处,仿若佛国净土蔓延,就连虚空都被渲染得庄严解脱,有种种异象显化,化生莲华,天花乱坠。
无量光,无量寿,无量慈悲!
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上界神圣,无论是谁,大概都很难在这样金身佛陀的气势威严之下,保持镇定自若,甚至可能就连见之者自身的理性、神智,都会在第一时间就直接被动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苒却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这些东西,她唯一能够感受得到的,反而是从佛陀淡然的回答之中蕴含着的那种淡淡的鄙视意味,顿时脑门上都迸出了一个明显的井字——
“什么叫做这样的回答我应该勉强能够理解啊?你少看不起人!”她满头黑线的回答道,“我只是让你不要说那些玄之又玄的事情,要是能够从科学的角度解释清楚的话,你的说法就算是再复杂,我都能够理解!”
应该?
还是勉强?
对方到底是对自己的脑容量有多鄙视?
“那首先来说说你对狭义相对论以及量子力学的研究程度吧……”金色佛陀笑容自若,声音依然宏大,“我再考虑一下,应该怎么从科学的角度和你解释比较好。”
“……”
“……”
“狭义相对论……量子力学……”嘴角再度抽搐了一下,少女仰头打量着眼前的这尊无量大佛,还是禁不住的感觉到了满满的违和感,“你觉得你这样的存在,说这样的事情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魔佛分身相当淡定的回答道,“而且不是你说的吗?要相信科学。”
“相信科学……”
夏苒觉得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所听到过的最荒谬的一句话了,不是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而是说这句话的人本身有问题。
她捂住额头长长的叹了口气,注视着四周:“算了,话说回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人类精神的最低层,集体无意识之海。”魔佛分身认真的回答道,“一切众生阿赖耶识。”
总裁太霸道,萌宠小娇妻
“阿赖耶识?第八感吗,《圣斗士星矢》里的那个?”少女挑了挑眉毛。
“嗯,你要这么理解的话,也未尝不可,只不过肯定打不出光速拳就是了……”夏冉的语气很是随意,他一边和少女说着话,一边在俯瞰着整个全人类的心灵大海。
即使是以圣斗士系列里的力量体系来看,夏苒也不算是觉醒了第八感,实际上第七感、第六感什么的她同样没有觉醒,更加没有掌握小宇宙的力量,之所以会抵达这里,触及阿赖耶识,只不过是个意外而已。
龙日一,你死定了1 小妮子
佛陀的眸光平淡,但是在淡然之中却又蕴含着一丝怪异的意味。
或许就像是偶像理论一般,与原本物体具有相似外形、特征的伪物,也会继承原本物体的一部分能力。譬如说制造出一座跟「神子」受刑时所用的十字架外表相同的复制品,立在教堂的屋顶上,就可以分得一些真正十字架所拥有的神圣力量之类的。
虽然说复制品所分得的力量往往极其微弱,说是万分之一都是无限高估了,然而重点却往往不是力量的多寡,而是本质的相同。
所以,尽管少女身上的某些超凡特性虽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他的眼光来看也完全不能够算是拥有什么力量,但是……
那过于相似的特征,再加上那过于相近的灵魂波长以及频率,夏苒可以轻易混淆他的术式的分辨机制,莫名其妙的在「胎藏界曼荼罗·五停心观」的运转之中,取得最高权限的位置。
即使她自己完全没有自觉,也一点儿都不知道这回事。
但是作用于整颗行星,笼罩整个人类世界的巨大术式,还是将她误判成为了施术者,尤其是在真正的施术者没有在线,最高权限从术式成型之后就空置下来的情况下,少女大约是在入梦之后,灵魂波长毫不自觉的直接就被接入了术式之中。
“你居然还知道光速拳?该不会还会雅典娜之惊叹吧?”
夏苒摇摇头,只觉得离奇的魔幻感越发严重了,不过在这个时候,需要关注的明显不是这一点。
她努力驱逐掉脑海里的那些不着边际的念头,强迫自己面对现实,一脸悲壮的看着巨大的金身佛陀:“算了,不说这些了……直接说吧,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
“……”
实际上,我的确专门放过了你,只不过……
正在关注着全球动向,发现虽然数量极少,但的确已经有人开始“深潜”的夏冉禁不住的心中叹气。不过在这个时候,也不适合直接将少女送回去,然后告诉她这是一个意外,那么干脆顺水推舟好了。
隆隆巨响。
下一刻,大不可当,与天比高的佛陀轻轻抬起手掌,缭绕其上的茫茫无边的云雾,霎时间就如同海水一般向着两侧分流,向着下方滑落。
在被巨掌从混沌凄迷的雾霭当中托起的瞬间,站在佛掌之上的黑发女孩紧紧抿着嘴唇,她没有感觉到什么动荡,然而光是看到的景象就已经足够震撼——
犹如是无边广阔的海洋之下,突然有一座巨大陆地自海面之下猛然升起一般,她看见自己正站在一片无垠的肉色平原之上,无数的凄迷雾气向着平原外侧流动落下,宛若是万顷海水在世界尽头垂落的巨大瀑布似的……
将少女托在掌心之中,抬举到眼前,巨佛平静的注视着她:“没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是你必须面对的命运……”
我就知道……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在真正得到确认的时候,少女还是觉得几乎眼前一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什么鬼命运!凭什么自己要面对这样的命运!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就是放学回家的时候迟了一些,这难道也有错吗?
“你应该能够察觉到的吧,世界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不过不要问我,因为无论你相信与否,我都还是那个答案。”魔佛分身说道,“我为救世而来,度化众生免遭末日劫难……”
夏苒呵呵笑了几声。
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的话,肯定是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科学的存在,而不是其他的原因。
超越常理的生命体出现,世界因此而毁灭,电影小说里不都是这么说的么?而眼前的这个绝对不科学的存在,明显就是这样的前兆……她也不是没看过小说,已经在脑海里胡思乱想了。
灵气复苏?神秘觉醒?
曾经的那些神话传说其实都是真的,只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暂时出现了断层,导致历史走向了当今的这个方向,而现在……是要众星回归了?
“如你所见,这里是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之海,全人类的心灵海床的最底层,你看看那些东西……”魔佛分身没在意,只是示意看向那些浓雾弥漫里的幽暗混洞,那是一颗颗明灭不定的星辰,点缀在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之中。
“这是什么?”
“全人类的身心意志交汇,显化成为了这片集体无意识之海,虽然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思想,但是总有一些概念是被很多人知道并且认同的……甚至都不需要认同,哪怕是半信半疑都可以。”
魔佛分身解释说道。
“只要对相关的概念有所了解,并且有一定的印象基础就行,越多人知道并且有印象,就越是等于在同一个频道上将意识串联,久而久之,相关的思维就会交汇在一点,高度凝聚的意志凝成烙印,最终会使得交汇点在潜意识之海当中显化出来。”
“能够具体说说吗?”夏苒有些不解,但是下意识觉得这或许是很重要的事情,于是赶紧询问。
“我很想将它类比成为信仰,用神灵的例子来举例,但是很遗憾,那些比较空泛的概念反而无法成形,因为没有明确具体的定义,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不一样,说是想的都是同一种概念,实际上却根本就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紅 月 傳說
佛陀露出了一个让少女觉得不太妙的笑容:“所以,往往是那种定义范围比较具体,让人津津乐道,流传甚广的概念,才能够在全人类的深层意识之中实体化……我不是说没有美好的例子,但是更多的是烙在人类潜意识之中的噩梦。”
这些东西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人类一般都意识不到,因为一般人就连自己的潜意识都无法搞清楚,自然更加不可能潜入属于阿赖耶识的深海。
但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不速之客,就在前不久帮助他们打开了知觉之门,让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有机会“深潜”,只要符合条件的话……
言情 小說 推薦
血医
神医道士 草恋根
——什么是符合条件呢?
譬如说有个著名的都市传说,限定了某个地方的大致范围,那么被烙印在集体潜意识里的空间,也往往就是对应现实世界的那个地方。
要是在进入这个范围的人,正好又知道那个都市传说,并且下意识记挂着的话,那么就很可能会因为“心灵频率”契合而被捕捉,坠入那片烙印在潜意识中的空间里面去。
而又因为这是与阿赖耶识发生的交互,所有人类的意识都在这个层面被串联了起来,所以在附近的人就算是没有坠入那片空间,也可能会受到余波与涟漪的影响——
例如说,虽然他们没有亲自走上某条不存在的道路,所以没有出事,但是却在远处亲眼看见受害者走进那条不存在的道路,自此失踪什么的……
明明不是在真实世界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旦发生了的话,所有在现场附近的人都能够亲眼看见,简直就像是幻觉和潜意识物质化,噩梦突破了时间和物理限制。
……
……
另外一边。
一直都在无穷尽的黑暗原野山林之中疾驰着的列车,在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之后,总算是缓缓的开始减速。
已经鼓起勇气组团结伙,走到了第一节车厢,并且拍着车长室的窗户哭喊了半个小时,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回应的几人,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情况,然而却一点儿都没有感到安心,反而还越发的恐惧了起来。
从上车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的样子了,哪怕是再迟钝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了。
一直都没有进站停靠的列车……
根本看不到里面,也永远没有回应的车长室……
还有打电话联系上的节目组,给出的答案更是令人心底冰冷……
这已经不可能是什么恶作剧了,哪怕是动员国家级的人力物力,也没理由做到这种程度,更加别说是一个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了。他们无比恐惧的发现,事实就是自己等人是真的上了一辆幽灵列车,搭乘了不存在的铁道路线。
“前面有车站……似乎要停下来了……”戴着眼镜的男生鼓起勇气,往车前方看了一眼,然后脸色煞白的说道。
“我们要下车吗?”
另一个男生开口问道。
“不不不——!!!”
“我不下车!我绝对不要下车!”
几人当中唯二的两个女性几乎是瞬间就尖叫了起来,满脸惊恐抗拒的表情,她们无比希望这辆该死的列车能够停下来,但是却又极其害怕它真的停下来。
“看看情况吧……”比较有主见的男人艰涩的开口说道,“下车的话,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如果一直不下车的话,谁知道这辆鬼列车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那时候可能就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这不是在好与坏之间二选一的问题,而是在坏与更坏之间做出选择的问题。
“报警、快报警……”在男人身边的女性哆嗦着说道,声音都已经带上了一丝颤抖。
“都已经报过警了,但是警察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说法……”之前说话的那个男生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看上去比哭还难看,“现在都已经不接我们电话了,一打过去就会被挂断……”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女人无法接受这个得不到救援的残酷事实,忍不住的高声尖叫。
“也没有办法的吧……”另外那对情侣之中的男性苦笑着,“我们根本就说不清楚我们现在的情况,警察也不可能相信这么荒谬的说法……”
“那节目组呢?对了,还有节目组的啊!让他们去报警!”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连声催促道。
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都明白对方也是属于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或者群众演员,自然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已经叫了,不过警察局似乎还是不打算受理,觉得他们也是在恶作剧,节目组目前正在想办法……”
男人很是无奈而又头疼不已的挥挥手:“而且你还没有搞明白重点,就算是警察受理了这个案件,他们就真的能够找到我们吗?能够出动警察追上这辆幽灵列车,找到这个灵异世界来吗?”
“我……我……这怎么办啊……”女人只觉得脚下一软,几乎要站立不稳。
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减速的列车终于缓缓的彻底停下。
咔嚓。
车厢门直接打开,外面夜晚的寒意顷刻间扑面而来。
所有人的心中都一片冰凉,手脚僵硬,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他们死死的盯着外面,目光似乎是恨不得穿透浓郁的夜色,看清在黑暗之中是否有异形怪物徘徊着的真相……
“去、去看看……看看吧。”有人小声的打破沉默。“至少要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
一众人面面相觑,然后他们动作极其缓慢,而且极不情愿的陆续走出车厢。两个女性本来想要留下来,坚定不肯下去,但是看着其他人陆续离开,本来就空荡荡的车厢变得更加空旷,顿时更觉恐惧。
列车停靠的是一个无人站台,老式的日本建筑,静静的在黑夜之中伫立在荒野里,有一种独特的神秘氛围。
而且站台没有站楼,非常简陋不说,甚至也没有任何的灯光,黑漆漆的一片。
提心吊胆,蹑手蹑脚的众人好不容易,才勉强找到了站牌,用手机照明一看——
「如月站」。
“……”
“……”
有那么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彻底消失了,包括本来就微不可察的呼吸声,那本来怦怦个不停的心跳,所有人都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几乎要窒息了,感觉有一股凉意从头浸到骨子里。
“如月站……真的是如月站……”一个男人呆愣愣的盯着站牌看着,突然恶狠狠的转过头去,死死的盯着那两个男生,节目组刻意安排的明面上的演员,“这下好了!我们真的到了如月站!都是你们的错!”
“不……不不关我们的事情啊!”
“这明明就是一个都市传说,我们……我们也不知道……”
两人结结巴巴,哭丧着脸解释着。
因为另外四人都向他们投来了某种恶狠狠的眼神,不管是不是他们的错,作为最先提到如月车站这个都市传说的他们,已经自动锁定了罪魁祸首的位置。
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山林之中,似乎传来了铃铛和太鼓的声音……
忽大忽小,隐隐约约,正在一点一点的向着车站接近过来。
在这荒无人烟的郊野之中,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之中,显得特别诡异。
“快!快回到车上!”所有人的精神都瞬间绷紧,就像一根拉到极限的钢丝,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管他们再怎么胆大,在这个时候也早就已经濒临崩溃,根本就不敢留下来等等看……
谁都害怕,觉得很有可能是一些恐怖的东西正在接近过来。
在这扭曲如噩梦的氛围之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转身就要往列车的方向跑去,但是他们刚刚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让他们彻底崩溃的一幕——
不远处的铁道上,列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动,蜿蜒着的长长车身正在加速着,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他们连声音都没有听到!
刹那间,两声失控的女高音响彻整个荒野火车站的附近,因为恐惧而迸发出来的尖叫声高亢而又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