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r5k人氣玄幻小說 網遊之諸神降臨 起點-第162章 勞資佩服讀書-ka04y

網遊之諸神降臨
小說推薦網遊之諸神降臨网游之诸神降临
“哦?”
不得不说杨帆的话让狗哥心动了,他当场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杨帆。
杨帆丝毫不慌。
“呵,那就说说吧。”狗哥说着接过了杨帆手中的书包,随手丢在茶几上,干脆坐了回去,然后态度嚣张的开口说道。
杨帆知道,求人帮忙就是这种情况,他也不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当场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口说道:“有个男人,身份有点高,但是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账,我听说过狗哥的名头,也知道你收钱只对废物和混账,这人,两个都占。”
“呵呵,连老子都已经打听过了,小子,你胆子很大啊!”狗哥听见他的话之后开口说道。
然而杨帆却没有什么担心的。
丧尸病毒在异界
说句不好听的,虽然狗哥今天是第一次见他,但是对于杨帆来说他和狗哥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了。
在前世的时候,就是狗哥和他一起闯过了那么多事情。
加上已经是末世了,本身也没有什么好人坏人的区分,在很多个不眠之夜里,他们一起做任务的时候,狗哥都会说起自己之前的事情,杨帆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和狗哥还是一个地方来的。
只是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见到过。
如果不是末世突然间来临,他们可能都不会见面。
想到这里,杨帆的眼中就带了几分笑意,“狗哥,你看,这生意你接不接?”
狗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小兄弟挺奇怪的,特么的看起来就像个未成年似的,胆子到是挺大。
神 劍
狗哥的眼力劲不错,他可是看着的,一开始的时候这人看见他就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甚至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诡异的熟悉,在沉默一会儿之后,狗哥抬起脚。
罪青春
用脚后跟踢了踢桌子。
一旁就有人很有眼力劲的送了一杯酒过来。
“我也不为难你,但你现在应该还没成年吧?”狗哥开口说道,他的目光落在杨帆身上。
杨帆点头。
他确实是没有成年,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的。、
“嗤。”狗哥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很快说道,“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了,还是这个想法,我就干了这一票!”
拿钱办事,他们不管上家是谁,又有什么身份。
囂張 狂 妃 小說
逆天绝命 右如何
但对于杨帆,狗哥却多了几分在意。
莫名其妙的。
“好。”杨帆根本没有其他的考虑,听见狗哥的话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手边的酒杯拿起来,一口就闷了下去!
!!
大意了。
喝进去的一瞬间,杨帆就知道自己是大意了。
末世那段相伴的时间里,杨帆就知道狗哥是个无酒不欢的人,并且喝酒都喜欢和白的,度数还要高的哪种。
那会儿杨帆也是因为狗哥的关系使劲在那边喝酒,所以他的酒量也是可以的,但是杨帆没想到就算是在末世之前狗哥居然也是和白酒的人,一口下去的时候杨帆差点没喷出来。
但好歹还是撑住了。
一口干了!
“好!”狗哥看着他那样子,眼睛耍一下就亮了,当场一拍手掌,“够爽快!老子喜欢!”
“哈哈哈,我跟着狗哥这么久,还没看见过这样真的来一口喝掉白酒的人呢!”
“我也是!”
“哎哟我说小哥,你这一口闷下去,头晕不晕?”
边上,其他几个人看见他这样子,当场笑着开口说道。
就连狗哥,看着杨帆的眼神也带上了诧异。
他倒是没想到这杨帆居然真的能一口把酒水给喝下去,就冲这个态度,他就觉得这单生意他能接,“好了,既然你都喝完了,那就告诉老子,你这生意做不做?”
“这件事情不是应该问狗哥你么?”杨帆轻笑一声,觉得有点上头,但也不是不能承受,“狗哥,钱,我放这里了,那人的资料,我也放这里了,只要你愿意接,就麻烦了。”
说话都是一句话顿一下。
明显在梳理脑子,狗哥看着杨帆这样,也懂了恻隐之心,同时也对杨帆的态度和他这个人有了很大的好奇和敬佩!
不是什么人,都能直接一口干了一大杯高度白酒的!
“就冲你这句话,老子交你这个朋友!”狗哥说着,直接起身,将还在懵逼状态的杨帆抓过来,然后按在最忌经常躺着的沙发上,“睡会儿吧,老子去看看你带来的资料。”
说着,他他也不管杨帆,直接将资料拿起来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狗哥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杨帆会让他解决这个混账了,这他妈的哪里是个混账,明明是个畜生!
畜生不如的东西!
而杨帆并不知道狗哥的想法,因为他在听见狗哥的话之后就睡着了。
毕竟是重生的人,前世的事情记忆太深,他和狗哥有很多次一起做任务,熬夜的时候也是两人轮流熬夜的,所以当听见狗哥让他先睡一觉的事情之后,杨帆想都不想,直接闭眼。
这态度也是让狗哥愣了一下。
接着就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别说,虽然他手底下有不少人,但是真正能在他身边说睡就睡的人,杨帆还是第一个。
“这傻小子,连被子都没有就睡觉,等下冻不死你!”香江是一个白日夜晚差别很大的地方,所以狗哥才会有这句话。
而在解决完杨帆之后,狗哥看了一眼杨帆带过来的钱,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的时候,杨帆是直接被杨父杨母的电话给叫起来的。
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因为一杯白酒就在狗哥这边睡着了,当场嘴角抽了抽。虽然他的酒量是不错,但是那也是前世的事情,这辈子杨帆还是个没怎么碰过酒的少年,就算灵魂是个千杯不醉的,也撑不住身体拖后腿。
这可不就睡过去了么。
“爸,你放心吧,我没事儿,就是昨天在兄弟这里睡了。”杨帆摸着头爬起来,“你们先吃吧,我都多少岁了,这种事情我还不知道吗!”
杨父原本逼逼叨叨的话,在儿子越发恼怒的话语中,停了下来。
“哎,随你吧!”
他最后挂了电话。